顺德人才网>>顺德资讯
伍嘉陵:九旬老翁举办个展自喻“印奴书仆画徒”
作者:hjq 来源: 阅读次数:197次 发布日期:2019年8月26日

  文/珠江商报记者 张荣华

  阅读提示:中国文人画讲究诗书画印融为一体,然而,在顺德,诗书画印兼擅的书画家凤毛麟角,不过,年逾九旬的伍嘉陵老师算是其一。日前,“墨海微澜——伍嘉陵从艺70年作品展”在顺德区博物馆拉开帷幕,共展出伍嘉陵从艺70年来的60多件诗、书、画、印代表作以及积累多年的手稿、信函、照片、书籍等资料。

  伍嘉陵,名陵,晚号雪翁。1927年生,广东顺德勒流人。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,1980年,首倡筹建全国第一个农村业余书法组织——勒流书法研究会,从农村进入广州、北京、深圳、海口等地办展,引起全国广泛关注,并由此树立了“勒流翰墨”这一品牌。并以工笔鲮鱼和写意鳙鱼拓展岭南绘画的新题材,其写意鳙鱼,更是开拓了以鳙鱼入画的新篇章,成为广东乃至中国水墨大写意鳙鱼的第一人。

  他的书画、篆刻作品曾入选“全国第一届书法篆刻作品展”“西泠印社全国第二届评展”“首届华人艺术大展”“第十三届中国当代花鸟画邀请展”等众多国内外大展,诗词入编全国《当代诗词精品博览》,并被评为“当代优秀诗词艺术家”。个人资料及作品被收入《中国美术年鉴》等二十多部辞书。2009年,荣获中国文联颁发的“从事新中国文艺工作六十年”荣誉证书和证章。

  8月17日,“墨海微澜——伍嘉陵从艺70年作品展”在顺德区博物馆开幕,数百位来自顺德、广州、禅城及周边地区的艺术界、收藏界人士齐聚博物馆,参与开幕式,一时间,人潮涌动,相当热闹。不断有老友前来找伍老叙旧,合影留念,92岁高龄的伍老除了耳背需要借助助听器之外,精神尚可,见到这么多新朋旧友,兴致非常高,甚至都没有时间认真看看自己的作品。

  直到展览开幕第四天,伍老才在家人的陪同下再次来到博物馆,没想到,又偶遇好几位从勒流特意过来观展的同乡,伍老回忆起自己当年创作的过程,同乡黎先生还记得小时候仰望伍老在墙上刷大字的情景。

  书法: 曾想应征电影《王羲之》幕后替身

  说到刷大字,伍老的思绪似乎被带回到八十多年前。

  他说,小时候家贫,父亲管教甚严,没有沾染任何不良嗜好,在私塾老师的影响下爱上书法,在他的指点下,14岁时便为镇上商号写“市招”。现在,勒流桥头还竖着“勒流交警”和“勒流消防”几个大字,每字2米多高,就是伍老在30年前,以多张报纸拼接起来铺在地上写的。上世纪六七十年代,伍老更是经常在墙上写擘窠大字,他笑言这是他锤炼了大半辈子的强项。

  展览中,就有两副大字作品,一是“挥毫列锦绣 落纸布云烟”,二是“云山起翰墨 星斗焕文章”,观之有气吞山河之气象,顿生慷慨激昂之情绪。伍老说,“云山起翰墨 星斗焕文章”这副大字对联,是他在1983年应勒流书法研究会准备赴京展览时挥写的其中一件作品。在京展出时得到许多书法爱好者和书法家的好评,尤其是中国人民解放军艺术学院首任院长魏传统将军极为赞赏,一直拉着他在作品前细细评点。

  除了大字,伍老的行书亦为同道所激赏。他指着《临书三种》这幅作品介绍道,其一是王羲之的《快雪时晴》帖,这是王羲之写给山阴(今绍兴)张候的一封书文俱佳的“手札”;其二是临颜真卿《刘中使贴》的后段,其三是临米芾的《虹县诗》节段,三种不同风格随意转换,当真是风神俊逸,英气照人。

  伍老说,大约在上世纪三四十年代,当时有位导演想拍一部《王羲之》的电影,在全国书法名家中寻找幕后替身,从小师法“二王”的伍老也想应征,在银幕上用特写镜头,一展书艺,后来该片不知何因而没有下文,伍老与银幕缘也因此失之交臂。

  几十年来,伍老临书不辍。正如他所言:“一幅成功的书法作品,极关乎到肚内墨汁(文化修养)的丰俭。多学习传统,欣赏名家名作,都会提高你个人的传统文化修养。这不是三朝两日就可获得的重要修养,需要长期的积累。”直至如今,伍老已年届九旬,无论是蝇头小楷,还是一米的大字,都能随笔挥就。

  绘画: 潜心研习20年,摸索出独特“工笔鲮鱼”技法

  纵观伍老的画作,无论是瓜荫鲮影,还是蕉鱼图,抑或是鱼塘上的番石榴和荔枝,无不透着浓郁的岭南风情和生活气息,然而他最为人称道的还是他的写意大头鱼和工笔鲮鱼,其写意鳙鱼,更是开拓了以鳙鱼入画的新篇章,成为广东乃至中国水墨大写意鳙鱼的第一人。

  40年前,伍老立下了要创作水墨写意“大头”(鳙鱼)之前,由于没有前人的遗墨,也没有时人的作品可供参考,就请工匠造了一个硕大的玻璃水族箱放在天井,叫老伴到市场买回一条几斤重的“大头鱼”当“鱼模特”,当时老母亲问他买来做什么?他说画鱼呀!母亲又问:“画嚟做乜呀?”被母亲这么一问,他哑口无言。

  后来连买了几次“鱼模特”,伍老都画不好,那些“鱼模特”便变成了盘中餐,陪同在旁的二儿子还记得:“小时候,我们一听吃鱼,嘴就扁了,一脸厌弃。”后来伍老写信向陈永锵请教,陈永锵寄来一封有字有画的《画鱼复函》,开启了他画写意鳙鱼的探索,展览中的那幅《初画大头鱼》便是1977年伍老经陈永锵启发后实践的作品。

  一般画家年逾古稀之后,由于眼力不济多会从工笔转向写意,但伍老却反其道而行之,近10多年来,工笔鲮鱼反而成为他的强项。 上世纪90年代末,伍老自参观“全国美展国画展区”见没有一幅是画鱼的作品之后,便开始探索构思“工笔鲮鱼”的技法。许多人以为他画鲮鱼是师承卢传远(岭南画派高剑父入室弟子),其实不然,伍老画鲮鱼时,卢已离世20年,不过伍老确实通过卢的子女获得了他的工笔鲮鱼作品集。

  经过不断的尝试,如今伍老终于探索出属于自己的工笔鲮鱼技法。他说:“由于画工细致,工时太长,我的工笔鲮鱼作品流传较少。也由于我创作时年事已高,八十多岁乃至如今都还能画工笔,有些人就怀疑是我儿子代笔,也有说是我徒弟代笔,其实都不是。只要我的脑还能活动,眼力依旧,手不颤,身体健康,我还会坚持下去的。”

  如今,伍老仍保持每天作画的常态,展览中的那幅工笔《荔枝鲮鱼》,就是他在去年九十一岁时完成的。

展览开幕第四天,伍老才有时间静静欣赏自己的作品./珠江商报记者张荣华摄

  诗文: 自拟顺德十景绝句,咏印坛五家小诗

  如今的书法家,能自拟诗文的不多,并且诗文古风犹存的更是少之又少。伍老的文学素养跟他所受的私塾教育以及人生的积淀分不开。

  他为顺德十景之一的《金凤朝阳》占诗云:“环抱堆金积翠图,钟楼凤岭接通途;朝霞笑捧崇楼出,尽沐金光更丽都。”且再看《德胜潮音》,诗云:“浮天泄雪捲龙吟,起落惊雷醉客心;最是晚凉樯影里,声声远笛送乡音。”此外还有《西海英风》《太平瑞气》《仙湖挹翠》等,每一首诗用蝇头小楷誊写,可谓是胸藏锦绣落笔生花。

  十首绝句,字数不算很多,然而伍老想谈的是小楷书法。他说,旧社会举凡公文,应考文章,都是用这种书体。如果是抄写科举文章,一定要一丝不苟,绝不能有小小的牵丝相连,否则即遭废黜。他这书写功夫,是在读旧制小学做功课时,通过抄书、默写、作文、造句时练就的。在那时候,买毛笔会有习字笔和抄书笔的区分。

  此外,他还有五首咏印坛五家的小诗,其中咏吴昌硕的为:“铜琶铁板大江东,钝斧劈岩气势雄;瓦劈封泥惊异域,流风百代树文宗。”咏齐白石的则是:“四绝夙华满旧京,凌厉单刀久擅名;木匠运斤偏治石,名高寰宇绘和平。”这五首小诗曾刊登于《当代印坛》上,此次也随篆刻作品一同展出。

展览开幕第四天,伍老才有时间静静欣赏自己的作品./珠江商报记者张荣华摄

  篆刻: 自学成才,以一本《金石索》残本起家

  众人只道伍老诗书画印兼擅,殊不知,他的篆刻竟然是自学成才。

  伍老记得童年在私塾,见到许多同学都有一方图章,于是他也找镇上刻字匠刻一方,可是等了一周又一周都拿不到。于是思忖,等不来我自己刻!见到刻字匠是把印面涂黑了刻的,他也把从地摊买来的印石涂黑了刻。以至后来很久,无论朱文白文,都是如此。大约二十年前,知道朱文是先写印稿再复印到印面上才刻,于是他也改变刻朱文的写稿复稿。但白文至今,伍老还是保持着一贯的涂黑印面,操刀直下,反而觉得沉着痛快。

  伍老的篆刻,是从一本《金石索》残本起家的。不过长期以来,篆刻于伍老而言都只是业余的副业。他搞过素描、速写、油画、水粉、漫画、连环画和国画的工笔人物山水、花鸟。“这一切,甚至搞得最长,并以之为职业的工艺美术、平面设计,于我都是从自学、偷师、观摩、苦思中得来。当然也有从请益、拜师、进修的七支八离中摸索来的,遍攻百艺,一无专长,倒使我获得一点与人不同的感知:任何艺术、学术都必须要有自己的路子,自己的悟解,自己的特点,自己的面目。‘我之为我,自有我在’。永远跟着别人步子走,只能走出个依样葫芦。于篆刻也是如此。”伍老如是说道。

  伍老有一方闲章,名为“印奴书仆画徒”,他觉得这正是给自己总结得最恰当的结论。他实际上已经做到了将书画融之于篆刻,将篆刻、诗文融之于书法,将书法与篆刻又作用于绘画,正所谓是“诗书画印融一体,墨海微澜古风存”。

(信息收集:顺德人才网)   
相关资讯
Copyright© 2000-2011. Goodjob.cn® All rights reserved. 顺德俊才网® 版权所有
顺德人才网专注顺德人才,服务顺德企业,致力于打造一个资源丰富的顺德人才招聘网
本网所有资讯内容、广告信息,未经书面同意,不得转载。
经营许可证编号: 粤B2-20050466